幸运28 > 科技奖励 >

十年磨一剑

十年磨一剑

中科院深圳先进院鸟瞰幸运28

中科院深圳先进院定位于IT(信息技术)与BT(生物技术)交叉融合

  今年,是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先进院)成立十周年。

  短短十载,作为深圳的科技“国家队”,先进院已成为深圳乃至华南地区集成交叉最广、高水平团队承载最多、与国际和产业接轨的新型国家科研机构,已然成为引领自主创新的新旗帜。

  在南海之滨,先进院在新型科研机构助力区域产业结构升级的试验田上,不断创造着“深圳速度”和“深圳质量”。围绕建立国际一流的工业研究院的目标,深圳先进院瞄准健康与医疗、机器人、大数据、脑科学等产业方向,立足深圳,辐射全国,率先创建了一个新型科研机构,探索出一条学术引领、接轨产业、链接资本、科教融合的研学产资四位一体的创新之路。

  在塘朗山下,先进院在集聚激励人才、促进科技创新、推动成果转化等方面所产生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有目共睹。成为华南人才的梧桐树和海归有志之士的创新创业平台;论文与专利的质量和数量名列前茅;带动机器人、低成本健康等多个行业实现技术革新和行业转型,形成产业规模……十年成长,先进院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知识经济“宝塔尖”。

  铸就华南创新高地

  引领战略前瞻产业

  自2006年中科院先进院成立,就开始幸运28参加一年一度的高交会,从此结下不解之缘。从最初的十几个到现今健康与医疗、机器人与智能技术、新能源新材料等百余项成果展示,每年优秀产品获奖数目屡创新高。

  高交会展示的丰硕成果,折射出先进院瞄准全球科技前沿的战略思维。“就像赛跑一样,我们发力较早,等别人开始跑时,我们已经领先好几圈了。”中科院先进院院长樊建平认为,作为中国科研的“国家队”和新型科研机构的引领者,以全球视野瞄准科技前沿技术和产业,不断探索机制体制创新,方能站在世界科技之巅。

  先进院十年建成七个国家级创新载体,成为专利申请的华南高地,充分发挥了国立科研机构领航作用。目前,先进院建有6个研究所、46个中心和122个实验室,拥有科研设备4.5亿元; 已获批高端医学影像技术与装备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等7个国家级平台;获批19个省部级创新平台和42个市级创新平台。这些创新载体都为科研及转化成果奠定了强大基础。

  十年来,先进院实现十余个国内外首创项目的突破:联合研制出中国首台3.0T 核磁共振,打破洋品牌垄断;开发出全国首台商用超声肝硬化检测仪;世界首创超声脑调控方法及验证系统;在国内率先建立完整的光遗传技术研发和应用平台,技术辐射全国;首次合成纳米人工红细胞,开发肿瘤检测诊疗一体的可视化精准医疗;成功实施亚洲首例多功能神经假肢手术;研制国际首台柔软材料爬行机器人;首次揭示黑磷量子点材料的非线性光学特性,成功应用于超快激光技术中;首次研发出新型高能量密度铝-石墨双离子电池;全球首创立式铜铟镓硒薄膜太阳能电池三步法共蒸发中试线,器件转换效率全国第一,全球第三……作为科研高地的先进院交出一份靓丽的创新答卷。

  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樊建平表示,先进院坚持应用牵引,学科设置来自于产业需求,但又前瞻于产业需求,而且多属于学科交叉的领域。也正因为如此,先进院的研究单元可以不断更新,学术方向设置灵活,且容易与国际接轨。

  在樊建平看来,先进院致力于成为“科技界的华为”,作为源头创新的知识引擎,为深圳乃至华南地区,建立知识基础设施。十年来,先进院发表论文5628篇,世界一流期刊WFC指数全省第4,全市第2,发表大量高水平论文,不断巩固先进院科技国家队的学术地位,获得两项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在内的20余个国家与省市重要奖项, 申请知识产权4437 件,近三年科研单位国内发明专利申请量全省第一,全国第二。

  集聚国际化人才铁军

  打造创新智力高地

  作为中科院系统的“后来者”,是什么让其发生“聚变”?究其原因,产学研资“四位一体”创新机制和集聚一流人才是关键所在。

  制度是创新之魂。“整个管理不是以官衔为核心,是以效率跟效益为核心的管理体制。”樊建平介绍,先进院实行理事会管理,坚持事业单位企业化运作,以效率效益为管理导向,打破传统事业单位的铁饭碗,实行全员聘用,不定编不定人,面向全世界招聘人才,通过360度年终考核,实行5%末位淘汰制。优胜劣汰的机制使深圳先进院始终保持创新的动力与活力。

  作为中国科研的“国家队”,先进院在深圳创新土壤中不断散枝开花,创造性地提出并走通了一条科研、教育、产业与资本四位一体的平台型研究院创新之路。该体系将高校、研究院所、特色产业园区、孵化器、投资基金等产学研资创新要素紧密结合,实行统一规划、统一管理,各要素共享平台与信息,形成创新积聚优势,大大提高了创新效率效益。

  “科学家接触产业前沿,在先进院,从基础研究到产业化,是完全融合的‘一锅端’,不存在体制与政策上的‘堤坝’。” 樊建平介绍说,通过侧重产业化指标评价,引导科研/管理人才流动到产业化岗位。例如:加强产业化合作项目的绩效权重,对国家项目、地方项目、产业项目按照1:1.2:1.5的权重进行绩效统计,并将企业合作项目经费10%奖励给团队。此外,实施“企业特派员”机制,在与企业共建实验室、企业委托开发、合作申报项目、牵头地方产业联盟建设等工作中派出企业特派员,实现与企业的无缝对接。

  目前,先进院初步形成政产学研资一体化、创新创业创富一体化、研究开发产业一体化,实现了创新链、产业链、资金链的紧密融合。

  机制体制创新借助品牌优势让先进院成为人才的“吸纳池”。目前,先进院与香港中文大学共建过程中产生院士2人;累计4人获批国家杰青、32人获批千人计划;引进中科院“百人计划”38人;广东省领军人才7人,全市第一;孔雀人才198人次,全市第二。累计19支创新团队,数量均列省市第一名。先后成为中组部“千人计划基地”;科技部创新人才培养示范基地;从香港中文大学派驻教授开始,累计吸引百余位AF教授;先进院把招贤纳士的渴求传递到世界一流大学的殿堂,采用全球招聘策略,确保65%以上的博士员工从海外招聘,形成了以海外人才为主的人才格局,具有高度的国际化和开放性。

  组装创新产业链

  汇聚科技资源本流

  2006年,先进院在全国率先确立了“全民低成本健康”方向,致力于解决我国农民面临看病成本高、医疗环境恶劣的问题。成功孵化低成本健康企业——中科强华,经过十年不懈努力,该公司在村卫生室健康一体机市场占有率全国第一。2015-2016年,卫生部启动了在全国22个省采购健康一体机,总金额达到40多亿元。

  深圳GDP今年仍保持持续、稳定增长势头,今年前三季度同比增长8.7%,让世界为之惊艳。创新型经济是当前经济发展的新动力,也是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方向。

  2015年,深圳市机器人企业达435家,机器人产业产值约630亿元,同比增长31%,可以说,先进院在很大程度上起了引领和示范的作用。

  早在2006年底,樊建平就呼吁发展机器人产业,尤其是瞄准服务机器人领域。2010年,先进院成立全国非工业机器人标准化委员会。2012年,先进院牵头组建广东机器人产业技术创新联盟和深圳机器人产学研资联盟。2014年,先进院牵头创立了中国第一个机器人产业协会以及产业联盟,建立中国第一个机器人孵化器并参股8家公司,连续九年在高交会主办“机器人专展”,建设机器人专利池,申请专利488项,授权专利152项。先进院打造服务机器人产业集群和孵化基地,有效催生和壮大机器人新工业。

  十年时间,先进院引领低成本健康产业从无到有、机器人产业从小到大、医疗影像产业从弱到强。

  “科研院所如果不跟市场结合,一定是没有出路的。”樊建平介绍,先进院定位“工研院”,现已合作企业逾500家,合作金额到款3.5亿元。牵头成立机器人、低成本健康、北斗等多个行业协会和创新联盟,形成产业聚集效应。先后建立了4个不同领域的孵化基地,在全国孵化面积超过20万平方米,实现网络化布局,营造产业生态环境;与地方政府或行业协会共建了5个溢出机构。

  十年来,先进院孵化企业450家,其中参股168 家,参股企业中市场估值超1亿元企业达27家,其中专注做高端医学影像的“上海联影”估值超200亿;目前有3家公司已上市,1家进入上市环节。先进院拉动社会资本30亿元成立5支投资基金,有效助推“十三五”重点领域的成果产业化,使得科技成果转化流程顺畅,“研、学、产、资”形成具有示范和带动效应的有机整体。

  建院10年来,先进院作为科技“国家队”植根于深圳这片创新沃土,依靠体制机制创新,经历科研条件从无到有,团队规模从小到大,不尚空谈,致力实干,在科技服务区域经济和产业发展的道路上不断开枝散叶,谱写出了一篇篇动人的创新乐章。

  (原载于《深圳特区报》 2016-11-15 A06版)